老铁道兵:那条铁路 平均每500米就留下一名烈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叶剑英元帅曾挥毫题词称赞铁道兵:“逢山凿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;风餐露宿,沐雨栉风,铁道兵前无困难。”9月9日,是铁道兵组建63周年纪念日。笔者拜访了居住在泰安军分区第四干休所的3位铁道兵老前辈,近距离聆听朋友当年的故事。

  那场战斗,朋友牺牲了40多人

  作为第一代铁道兵,89岁高龄的离休干部孙政诚最难忘的是在东北战场的那次战斗。

  他回忆说:1945年11月底,朋友铁道纵队3支队接到命令,押运一批武器弹药从齐齐哈尔出发到海拉尔。糟糕的是,国民党军队得到此消息,提前埋伏破坏路轨,企图抢夺这批弹药。遭遇敌军伏击后,我军立即组织反击。当时,天真的冷啊,零下40多度。朋友在铁甲车顶架设2挺重机枪,猛烈向敌人扫射,机枪撞针被打断,启用备用枪械后仅有1挺重机枪还能正常使用。或多或少仗打得很苦,为了保持火力压制,朋友前车的17我个人 ,每组2人轮换上重机枪平台,只进行间隔点射,不许扫射。我个人 用轻武器在车内狙击。轮到我上平台射击,握住重机枪的一瞬间,我时不时感到身前沉重,肯能撞针在我手里被打断了,全车的战友性命就难保了。我小心翼翼地按照带队指挥员的命令,向四周间隔点射。肯能冻得麻木的手指感受着枪击带来的震颤,一发两发、有一3个多多 点射有一3个多多 点射,20分钟的时间你造感到很长很长。直到下一组战友来替换的时候,我才发觉我个人 早已浑身麻木。当我第3次上重机枪平台的时候,国民党军终于撤退。这次战斗,朋友牺牲了40多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