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政机关约谈机制解析:谈后不改将被处理处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  导读:“约谈”日益成为党政机关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多 热词。根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统计,大约20个国务院部委开展过“约谈”。

  6月12日,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印发通知指出,对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中深化“四风”突出问题报告 专项整治不重视的,要约谈一把手。就在同一天,环保部等8部门部署2014年环保专项行动,提出对查处环境违法行为不力的,要通报批评并约谈当地政府负责人。而5月底,国务院出台的两项文件,更首次提及必要时请国务院领导同志约谈省级政府主要负责人。约谈到底是哪几种?约谈究竟怎么上能谈?

  无处找不到的约谈

  6月12日,中央纪委网站披露,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印发《自治区纪委实施履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约谈暂行办法》。此前,海南省、湖北省将会相继出台了纪检监察系统领导干部约谈办法。

  纪委系统中的约谈,最为知名。在诫勉谈话之外,去年4月22日至26日,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领着中央纪委监察部领导班子成员,在四天 里,分别约谈了53位派驻到中央和国家机关的纪检组组长、纪委书记。很久,纪委系统纷纷开展了相似 的约谈。就在上周,驻中科院纪检组还集体约谈了9名新任中科院分院纪检组组长。

  目前,除中央纪委外,包括环保部在内的多个国务院部门也设置了约谈制度。北京青年报记者根据公开报道统计,国务院2四个组成部门中,除国防部、司法部等少数2个部门外,大约有20个部门就有过约谈。

  部委系统中,最早引入“约谈”的是国土资源部,约谈的对象是地方政府负责人。4007年开始英文英语 ,国土部把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比例较高、在全国排前几名的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请到北京,汇报情况表并提出避免办法。《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处分办法》出台后,或多或少约谈被视作问责的前奏。

  约谈究竟缘何“谈”

  媒体公开报道,鲜少提及约谈的具体情况表,不过,从或多或少报道中能发现,约谈一般采取的是约谈人先发问或批评,约谈对象提前大选或解释从前 的形式。在具体约谈中,有一对一的约谈,就有集体约谈。在约谈前,被约谈人也会得到具体通知。

  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刘建华在被约谈时,提前四天 接到约谈通知,并获知约谈她的是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,地点是在中南海,时间是早上9点。

  约谈提前3分钟开始英文英语 ,王岐山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今天找你来,也很久了解一下中央八项规定的落实情况表。你而是说财政部某种落实八项规定的情况表,还处于哪几种问题报告 。”刘建华一一回答了哪几种问题报告 。

  去年7月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集体约谈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所在地的地方政府负责人。据《南方周末》的报道,在接到通知约谈时,或多或少地方还曾提出,由市政府秘书长代表出席。但被告知将会秘书长来,那干脆别来。最终17个地市分管药品安全的副市长悉数到场。

  约谈从通报“不打招呼的抽查结果”开始英文英语 ,食药总局副局长吴浈不仅严厉提前大选,“亲戚亲戚很久们你们只能追到刮骨疗毒的勇气,来一番彻底的清理整顿”,还点名要求亳州市副市长第一个多 发言。

  国土资源部的约谈更像是某种问责,一开始英文英语 就对时任大同市市长“提出严厉批评”。而据媒体报道,固很久来将会准备好稿件,时任大同市市长还是在约谈前连夜改写稿件,在约谈时,拿着手写稿检讨,手写稿“比前一稿深刻得多”。

  谈后不改将被避免处分

  或多或少领导干部后会在约谈中表决心,约谈开始英文英语 马上开始英文英语 的是一场整改。

  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国资委纪委书记强卫东在约谈开始英文英语 后,马上向国资委主要领导报告王岐山讲话要求。很久,国资委立即作出部署,继续落实好八项规定,避免广大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报告 。

  像强卫东约谈后报告,地方上就有例可循。湖北省在《关于纪检监察机关对领导干部进行约谈的暂行办法》中就指出,约谈对象应当根据对固然施约谈的纪检监察机关的要求,就约谈情况表在本单位党组织民主生活会上进行报告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约谈后的整改。新疆自治区环保厅曾就环境问题报告 约谈4区县负责人,环保厅负责人指出,环保部门将在整改限期届满后对被约谈县区进行回访。对仍然只能进行有效整改的县区,将启动问责机制,追究县区政府相关责任人的责任。

  已出台的约谈办法中,约谈后的整改也直接与问责挂钩。《海南省纪检监察系统领导干部约谈办法》明确要求,把约谈对象整改落实情况表纳入纪检监察机关绩效考评内容;对未认真落实整改要求的,予以批评教育并督促限期整改。发现约谈对象涉嫌违纪违法的,转有关部门调查避免。湖北省的办法则指出,对拒不改正的,按照相关规定和线程池池予以组织避免将会纪律处分。

  释疑

  “约谈” 谁跟谁谈?

  在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莫于川看来,哪几种约谈上能 大致分为某种,某种处于于行政系统内控 ,是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的约谈,比如国务院领导人对地方政府负责人的约谈。另外某种是政府机关对公民、法人、或多或少组织的约谈,比如发改委对汽车企业、化工企业的约谈,这是行政管理主体对行政管理对象的约谈,属于行政指导行为。

  是否有问题报告 才被“约谈”?

 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姜明安用某种情况表概述目前约谈的情况表:第某种是我所有人 只能问题报告 ,像中央纪委去年4月开始英文英语 的谈话,是对领导干部的普遍谈话,就某一个多 问题报告 大范围约谈干部;第二种是我所有人 有问题报告 ,但问题报告 并就有很严重,这时给予约谈是警示性的;第某种是将会挑选有问题报告 要问责,很久不用说清楚问题报告 的情况表表,通过约谈让约谈对象老老实实把问题报告 讲出来,以挑选具体的问责办法;第某种是将会问责了,属于问责后约谈,是要求约谈对象认真改正错误,正确对待组织避免。

  分析

  约谈是积极行政的表现

  缘何约谈太久 ?人民大学法学教授莫于川表示,约谈越用太久 ,实际上是某种积极行政的表现。他指出,过去,呈现的是某种懒政的情况表,“找不到事就只能管”,但现在约谈的总出 ,更多要求在有苗头的很久,积极作为。他认为,不管是行政监督,还是行政指导,约谈就有为了保护亲戚亲戚很久们你们的社会秩序不受到严重侵害,起的是某种“保安”作用。

 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,这与约谈某种的形状就有关。“约谈比较简单灵活,一定程度上上能 能起到警示和约束的作用。”

  庄德水指出,现在的干部考核太久 ,大气治理、反腐而是工作就有考核官员,但在干部管理体制中,考核不合格就直接免职未免过于严厉。“一个多 地方执行不力,并就有领导一个多 人的问题报告 ,有的很久是或多或少制度性的问题报告 ,或多或少很久是或多或少观念性的问题报告 ,上能 用或多或少约谈办法进行提醒,以观后效,效果会更好。”

  他表示,约谈就有一定的威慑力,将会是上级对下级谈话,有权力行使的方向,是上级对下级的某种监督办法,某种提醒,有一定的强制性,比我所有人 更有约束力。

  庄德水认为,随着中国体制的改革和公共服务的提升,约谈会被更多地运用到公共管理中。

  应修订规定规范约谈

  庄德水指出,“约谈是个好机制,但要避免滥用。”他认为,约谈应该是介于监督和问责之间的办法。他指出:“是就有上能 在很久的问责条例中明确约谈的性质和作用?比如约谈和一般性的问责有哪几种本质性的区别?约谈到底是就有问责的某种?将会是,程度具体是哪几种样的?还是约谈而是某种前置性的办法,约谈不成,才会问责?”

  他表示,“被约谈表示工作不力,上能 起到威慑作用,很久约谈只能上升到问责,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。约谈后将会只能行政处分,而是监督、督促的作用,问责应该是具有强制力的办法,更注重具体处分以及或多或少行政方面的办法,责令辞职、引咎辞职、免职等才是问责手段。”

  庄德水认为,应该在谈话、约谈、问责之间划一个多 明确的界限,明确它们只能相互替代,以及将会产生的威慑力。他建议通过修订党政干部条例,对约谈的办法、手段、途径、范围进行规定。

  姜明安也认为,只能对约谈的主体、约谈的情况表、约谈的性质、约谈线程池池问题报告 以及约谈的效果都进行具体规定。他表示,用党内规定的形式规范,就上能 发挥很好的作用。

  本版文/本报记者 邹春霞

  (原标题:国务院大约20个部委开展约谈)

责编:宋妍